欢迎访问四零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文章正文

结尾无需道别,再见亦是无期

时间: 2020-02-12 15:32:11 | 作者:妄想 | 来源: 四零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9次

结尾无需道别,再见亦是无期

  有些事真的是情非得已啊,没有在合适的时间相遇,没有同样的心情,即便爱了,也只能是情非得已!

  ——引言

  你内心有个空洞,透过那个空洞,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于是,这个世界在你的镜头下颠覆;你就这样颠覆一切。这是一个网名叫左肩的人对心蓝摄影作品的评价。

  是的,她就是喜欢颠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活!她原以为自己伪装的无懈可击,没想到会被一个素未谋面的人,通过几张照片就轻易洞穿。她点开他的博客,背景是一片蔚蓝无垠的大海,干净透彻,那画面似曾相识;像记忆中的那片海。

  喜欢大海的人应该葆有一颗童心,但一定还有一双忧郁深邃的双眸,她想!男人的文字亦是一片静谧,难以从中看出一丝情绪的波动,男人在一篇博客中写下这么一句话:悲凉本身便是一种美感,但欣赏自己的悲凉,须要有超拔的生命态度。这句话后来一直印记在她的脑海中。

  最深的海总是寂静无波,往往暗涌纵横!她在男人的博客中留下这么一句话,悄然下线!世界瞬间静止,时光倒退到那片海,翻涌着蔚蓝的波涛,有个男人说那波涛像欲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蓝开始迷恋网络,游离在不同的文字中;对于现实生活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她开始有逃离的欲望。有一段时间,她发现自己爱上了疼,爱上了痛,正如有些人爱上爱情一样。

  她喜欢在漆黑的夜里,点一根白色的烟放在唇边,微凉的指尖滑过黑色的键盘。以一种近乎透明的方式向那些陌生的人、清丽的文字靠近。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一条又一条明丽的河流,两岸的风吹起自己乱乱的短发,就那么静静地在河岸边伫立,随时采撷那些盛开的花朵,选最娇艳的一朵别在发间,临水自赏!

  她在网络里有个名字---落离!落寞而疏离。她只在自己的博客中发各种自己拍下的照片,没有多余的文字。她不是专业的摄影师,她拍的照片构图不完美,色彩不均匀,曝光不合理,但她却可以把路边的野花也拍得刺眼而绚丽。

  时常有杂志约稿,但她坚持用自己平时拍下的照片,她不拍约定俗成的主题,她厌恶这种灵感的约束。拍照是将稍纵即逝的事物定格成永恒,是一种灵巧的捕捉,而非按部就班!

  在一个旧货摊上,她淘到了这台老式的尼康相机,用胶卷的;不知道它的上一个主人是谁,用它拍下什么样的照片;但她喜欢有点年代的东西,一件事物经历了一些人的触摸爱抚之后,就象是有了某种生命,具备了灵性;或许更象一段记忆的沉淀,澄明可鉴,通透美好。就象曾经脖子上用红色的丝线串着那块玉坠,那是妈妈生前留下的,一直没有离开自己,即便自己赤裸在男人的面前,也不曾将它摘下,最终自己还是将它遗落了。

  她居无定所,她甚至爱上了漂流的生活,喜欢所有海岛,拍海浪和夕阳,与世隔绝的地方,自有一番天地。而她会去那个被盛传为旅游胜地的海岛,是因为那里有世界上难得一见的白色沙滩。

  当最后一抹绯红的夕阳划落天际时,一轮新月跳入海中,白天和黑夜在瞬间完成了交接,井然有序,亘古不变,像是永恒的代言。游人渐渐散去,换来了夜的宁静。她掬起一把白细的海沙,同样受潮汐日月不停地冲刷,为何惟独此处的沙是细而白?一股刺鼻的腥味直入胸腔。

  那是欲望的味道!背后响起一个男人浑厚的男中音,慢条斯理;男人双手放在白色的休闲裤兜里,橘黄色鸡心领T恤,乳白色夹脚凉拖,面朝大海,迎风伫立在她的身后。

  借着天空最后一抹亮光,依稀可辩男人刚毅的轮廓,被波光渲染成一副完美的肖像,她有股用镜头将他定格的冲动;却只是拿起相机,与他侧身而过,溶进苍茫的夜色中。迅速逃离男人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气场。

  推开酒店宽大的落地窗,迎面而来是咸湿的海风吹拂过茂密的椰树林伴着忽远忽近的海涛声,让这个夜晚愈发的静谧而透着一丝浪漫的气息。她的体内突然翻涌起一股迫切的渴求----酒精!

  酒吧在酒店的地下一层,小而精致,灯光迷离,有一个黑色琉璃石堆砌的吧台,吧台后面整齐码放着各种洋酒,年轻的调酒师穿着洁白的衬衫,黑色的马甲,干练而帅气。她紧挨着吧台坐下,点了一杯马丁尼,她不喜欢太过女性化的酒,特别是鸡尾酒,只是用颜色来哗众取宠,像男人的甜言蜜语,只是一时的华美,不能细品!

  酒吧的正中央还有个小小的舞台,有现场的乐队演奏,身着一身黑色低胸晚礼服的年轻歌手正在演唱一首蔡琴的老歌《你的眼神》声线柔美,却缺少蔡琴的神情并茂。眼睛从歌手的身上移开时,不经意横扫了一下酒吧,客人不是很多,各怀心事,散落在酒吧的每个角落里;和自己相隔一张桌子的男人对她举起酒杯,原来是傍晚时分海边那个英俊的男人。出于礼貌,她对他轻轻举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是她高估了自己的酒量还是因为太久没有沾染酒精的缘故,一杯马丁尼就令自己有些微醺;起身走出酒吧,顺着楼梯径自朝海边走去。夜晚的大海一片墨黑,夜空却是星光璀璨,那是在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可能见到的干净和透彻。她面朝大海,席地而坐,闭上眼,这样的夜适合用心聆听春暖花开的声音!

  电梯在二楼停了下来,是那个在海边和酒吧里见过的那个男人,自己的表情应该和男人同样的惊愕。男人犹豫了几秒钟后走进电梯,按下和她一样的楼层,电梯快速上升。狭小的空间一下子显得逼兀,那股强大的气场在电梯内迅速升腾开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柠檬清新的味道,那应该是这个陌生男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而她从来不用任何的化妆品和香水,只喜欢沐浴露的味道,还是用强生的,因为她皮肤天生敏感。

  她乘坐电梯一直喜欢站在最角落的位置,因为这样可以看清所有进来的人,而现在她可以近距离凝望着这个几个小时内见过三次面的陌生男人挺拔的背影;男人周身散发着温暖的阳光气息,凭借这几年自己流浪各处,阅人无数的经验,她想这个男人一定成长在一个优良的环境中,但依稀可以感觉他平静的外表下潜藏的暗涌,是什么,她无从知晓,只是觉得这个迷人的背影莫名的落寞和孤独!

  电梯到了所在的楼层,男人没有要离开电梯的意思,依旧纹丝不动地站在电梯门口。心蓝迟疑着是继续留在电梯里,等男人先离开,还是再次与这个男人侧身而过?还未等她做出决定,男人顺手关上了电梯的门,转身吻上了她的唇。

  黑暗中,男人的手轻轻地揉着她细碎的短发说:为什么不留长发,长发的你一定更美。

  她的眼睛在黑暗中不停闪烁着:没有让我留长发的理由。

  那么,为了我可以把头发留长吗?我想看到长发飘飘的你。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吗?就当成是一种浪漫的邂逅不是更好,你我都是成人,应该懂得成人游戏的规则。

  如果我说我现在爱上你了,是否这游戏就不能继续进行下去?

  能,只要明天以后你不再记住我的脸,爱都有伤,邂逅已是极致!一丝浅浅的微笑在她的嘴角绽放,随即就淹没在黑暗中,倏忽不见。

  她拒绝自己在灯光下裸露,那些过往岁月中留下的不堪印记令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黑暗中,男人的吻如雨点般遍布全身,男人的动作娴熟而充满温情,即便坚挺地进入她的身体时,也未显丝毫的粗鲁。

  男人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下巴轻轻地抵在她的额头上,连睡相都是如此的英俊而可爱。这是唯一一次,有男人从她身上下来后,没有背对着她而眠或是提裤子走人,而是以拥抱的姿势和她同枕共眠。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在胸口氤氲开来,模糊了双眼。

  男人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到窗外渐渐露出了鱼肚白。她小心地挣脱了男人的双臂。然后,立在床边,在清晨的第一屡晨曦下,她要将这个男人的脸永远留在记忆里,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真实的发生过,即便只是一个梦,但这梦醒来后仍旧甜蜜四溢。

  床头柜上有一个名片盒,黑底白字的小纸片,为她揭开了男人的身份之谜;男人有一个令她顿生爱怜的名字---欧阳锦!这个姓让她想起了当年饰演大观园里,集万千娇宠于一身的贾宝玉的那个男演员。多年后再次在屏幕上见到那个深入人心的宝哥哥时,已是发福走样的中年男人。原来,岁月对男人是同样尖刻!名片上的地址是她现在所租住的城市里最高的一幢建筑里;而这个还在睡梦中的男人,应该是以成功男人的形象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人物,只是她很少关注金融!

  她用最后三秒钟的时间深情凝望这个叫欧阳的男人俊美的轮廓,而后转身离开,并随手关上了房门,再次逃离那股强大的气场。

  头发不知不觉中已经及肩,那么柔顺而服帖;而心里也像是有颗种子在悄然的生根发芽,慢慢地将心堵塞的密不透风,时常窒息般的难受!她依旧不停地拍照,而后把自己关在暗室里,洗自己拍下的照片,一天不出来。

  她开始关注金融,欧阳锦依旧是风云人物,关于他的家庭背景,以及他的恋爱史,都曾是报纸的头版头条。有个爱他多年的女友,婚期在即!或许,与男人而言,人生就像一列全速向前的列车,路过的人就像是窗外的风景,瞬间就更换了新景!欧阳锦或许也不例外!

  深夜就趴在电脑屏幕前,一个个点开熟悉或陌生的人的博客,肆意地在别人的世界里进进出出,像一个幽灵!

  同样的深夜,手机的屏幕在黑暗中突兀地亮了起来。那是一个和父亲长的同样脸孔的男人发来的,内容不看她也了然。这个称为她监护人的男人是她的伯父,和父亲是孪生兄弟,父亲只是晚出生五分钟;两个外表一模一样的人,性格却迥异,命运亦然!回忆像猛兽,再次扑面而来!

  伯父生性好强,因家境贫困,早早就辍学养家,干过所有的苦力,最后开了一家汽修行,供父亲上完大学。父亲毕业参加工作后,伯父的事业也开始有了起色。父亲因为工作勤恳,业绩突出,很快便从一个小职员,荣升为当地税务部门的一把手。

  可就在父亲事业的巅峰时期,累死在工作岗位上!所有的人都把父亲当楷模,追悼会空前绝后。而她知道,父亲是故意把车开下悬崖,父亲其实是自杀!

  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天,她听到了父亲和伯父的谈话,因为伯父利用父亲的职务之便,偷税漏税,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伯父依旧欲壑难填,第二天,父亲的车就翻进了去视察途中的悬崖下,尸骨无存,就这样保住了伯父的一切!

  那年,心蓝六岁,而母亲也在那一年因为难产而死,留下一个弟弟---心阳!就这样她和弟弟过继到了伯父家,住进了那个大的令人恐慌的大房子。

  心蓝的房间像童话中公主住的,所有的摆设都是粉红色的,连床罩和窗帘都是带粉红蕾丝的。床上放满了各种洋娃娃,衣柜里装满了各种衣服。伯父的用心,是想让她走出失去双亲的悲痛中,但她始终避开伯父的对她敞开的怀抱,那张有着和父亲一样轮廓的脸,突然间变得可怕!不愿亲近!

  但,年幼的心阳却搂着伯父的脖子叫“爸爸”,只因为他分不清几乎是一个人的脸庞其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身份,一直到心阳成人,成为一个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心蓝仍旧缄默,也许,公子哥更适合心阳。真相和谅解,有时不能被自己呈现或谅解,要等待时间消逝,做出审定!

  她时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保姆送来饭菜,她谁也不见。她用铅笔在纸上涂鸦,有人惊呼,这孩子很有绘画的天赋。于是,有个美术专业毕业的年轻人给她当家教,教她素描,水彩画,油画。渐渐地,她的脸上开始有了光彩,绘画为她开启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那里,一切静谧美好,纤尘不染!

  但,高中的最后一年,她毅然决然地丢掉了画笔,并迅速逃离那个长得像父亲的男人身边。这个男人试图用金钱买下本就该属于她的绘画比赛的金奖,因为她有足够的实力。一场丑陋的权钱交易,抹杀了她心底唯一圣洁的信仰,只能将自己放逐,义无反顾!

  她剪短了头发,爱上烟草和酒精,沉溺在各种尖锐的音乐和喧闹的人群中;在一次酒后将自己突兀绽放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那盛开的一抹鲜红让那个男人惊恐万分,迅速逃离她光洁如丝的身体,象一只斗败的公鸡,落荒而逃,连裤子都来不及提。她在黑暗中笑出泪来,原来女人的圣洁竟然可以折射出一个男人的龌龊,如此轻而易举!

  她感觉自己象一朵还未到时节便盛放的蔷薇,柔软的花瓣一夜间在寒风中凋零一地,还来不及采撷一抹馨香,便碾成泥,香难依旧!

  伯父不停地往她的卡上打钱,她的卡上每个月的月初都会多出很多人要辛苦一年甚至是一辈子才能获得的数字,她一分钱也没用,如数的全部提出来以匿名的形式捐给各个爱心组织,或是给自己到过的贫困地区的孩子买去足够的学习用品,她试图以这种方式减轻伯父的罪孽。

  伯父除了给她钱之外,什么都不能给她,而她惟有把卡里的钱全部提空,伯父才会过的安然!

  银行的报刊架上有份今日的财经时报,头版头条的新闻是关于本市两大财团之间的联姻,新郎叫欧阳锦,而新娘则是与其青梅竹马的富家独生女。照片上的男人依旧那么俊朗、新娘则同样娇艳动人,而强强联手,无疑让欧阳锦的事业更上一层楼,毕竟事业才是男人的全部,而爱情始终是富人的消遣吧。心底那颗刚刚长出的幼苗刹那间被连根拔起,奄奄一息!

  每次路过这家全市最大的婚纱店,她都会忍不住驻足流连,穿婚纱结婚是每个女孩心中暗藏的一个梦,她也不例外,她甚至想过,长发穿婚纱会更美。而今天她却匆忙地绕道而行。

  心蓝!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叫她的名字了,她不用回头也能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只是他是如何知道她的名字的?她快速调整内心翻涌的激动和疑惑,面带微笑缓缓转过身去。

  一身黑色礼服,气宇轩昂的男人,除了是欧阳锦还能有谁可以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场,让人难以抵抗。

  为什么不告而别?面对欧阳锦的质问,她依旧面不改色:因为我必须乘坐最早的航班离开。

  欧阳锦伸手掏出钱夹,从夹层里取出一件她以为这辈子不可能失而复得的东西,那就是从六岁开始就一直不曾离身的那块玉坠,只是换上了新的红丝绳。

  这是你那天晚上落在我那的,我去前台打听,知道你一大早就退房离开了。我知道这个玉坠对你一定有特殊的意义,不然你不会戴到线都褪色,几乎断裂;我帮你换条新的线,一直带在身边,冥冥中觉得我们应该会再见的!

  这是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虽然很普通。欧阳锦把玉坠轻轻地放到她的掌心中,欲言又止,深邃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疼惜,因为他不经意间瞥见她手腕上那几条疤痕,触目惊心,那是她曾竭力在他面前隐藏的往昔!

  身后传来女子娇媚地呼喊声,她才看清欧阳锦的胸前烫着金字醒目的新郎胸花!祝你们幸福!也祝宝宝健康!她笑靥如花。她知道他们是奉子成婚,就是因为孩子最终让欧阳锦同意结婚!

  能永远这么微笑着吗?别问理由!长发的你确实很美!她笑而不答,迅速转身,举起右手背对着他做了一个潇洒的再见的手势,泪水迅速顺着微微上扬的嘴角一直淌进心里。有些事真的是情非得已啊,没有在合适的时间相遇,没有同样的心情,即便爱了,也只能是情非得已!

  她的手腕上那几道深褐色的刀疤,是她为了远离毒品,而用刀弄伤自己,自己打120,然后被送进医院,并被医生宣告永远也当不了母亲,那是她无数次放纵自己的必然后果,她为不同的男人打过胎,却与爱无关,只是那样肆意的放逐自己,然后沉沦到底,即将被淹没的那一刻,眼前浮现出母亲泪水纵横的脸,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母亲的脸,那天是弟弟心阳来到这个世界,而母亲却走了,只留下那块玉坠。母亲说:要照顾好弟弟,你们是血肉相连的亲姐弟。

  左肩,那你的右肩是否已经借出去了?

  是的,右肩早已有人依靠,却总感觉左肩莫名的孤单,而自己的世界因为左肩的落单而失去了平衡。

  那么,现在可以把你的左肩借给我一下吗?这样你的世界就不再失衡了。

  它已经在你的身边。

  温热的液体再次顺着脸颊滴落在键盘上,跌碎成一粒粒钻石。鼠标停留在拉黑的确定键上,只要轻点一下,虚拟和现实的是否就不再重叠?可以相忘于江湖?

  谢谢你曾来过我的世界,不管是以左肩还是欧阳锦,不管这世界是毁灭抑或死亡,你曾以这样幻灭的姿态,真实地存在我的记忆里。永不离去!她点下了发送键,拉黑了左肩。她最后一次进左肩的博客,海天一色的背景中多了一个面朝大海衣袂飘飘的女子,那个人就是自己!原来爱曾经真的来过,只是如青鸟划过天空,瞬间了无痕,只剩蓝出忧郁的晴空!她明了,我们生命中有些人,注定与你打出一个死结,然后,顺着线的那头,越滑越远!

文章标题: 结尾无需道别,再见亦是无期
文章地址: http://www.40273.cn/gushi/60807.html

[结尾无需道别,再见亦是无期] 相关文章推荐:

    Top